來源:映象網-東方今報

  原標題:《鄭濟高鐵最新消息!河南“米”字升為中國“高鐵心臟”》

  12月12日,鄭太高鐵正式開跑,河南“米”字形鐵路網僅剩最後“一撇”,廣袤的中原大地上以鄭州為中心一個清晰的“米”字逐漸由構想變為現實。作為河南“米”字形高鐵的收官之筆,鄭濟高鐵一直備受關注。

  起於河南鄭州,止於山東濟南,途經河南濮陽,在不少人看來,鄭濟高鐵開通後不僅可以打通豫東北通道,為沿途旅客節省不少時間和金錢,還可以“以點帶網”,激活一大片城市,可謂是個“香餑餑”。

  然而,讓人沒想到的是,它在河南山東兩省的“遭遇”卻截然不同。這條高鐵什麼時候能夠建成通車,此前遇到的瓶頸是否已解決?又將會為沿線城市帶來怎樣的影響?記者對此進行了探訪——

  (正在修建中的高鐵)

  鄭濟高鐵河南段預計明年年底前建成通車

  山東段預計2023年通車

  作為河南“米”字形鐵路網的關鍵一筆,鄭濟高鐵又名鄭濟客運專線,位於河南省東北部和山東省西部,線路全長380公里,是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2016版)中“八縱八橫”高速鐵路網的區域連接線,是河南省“米”字形高鐵網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山東省“三橫三縱”綜合運輸通道的組成部分,設計行車速度350公里/小時,北連京九高鐵,西接鄭西高鐵,南接鄭萬、京廣、鄭合高鐵等。

  從線路走向來看,起自鄭州東站,經河南省濮陽市,山東省聊城市、德州市,止於濟南西站,鄭濟高鐵沿途共設置13座車站,在河南省內經新鄉市、鶴壁市、滑縣、安陽市至濮陽市,沿線設鄭州東、平原新區、新鄉東、衞輝南、滑縣浚縣、內黃、濮陽東7個車站。而在山東沿線則設莘縣、聊城西、茌平南、長清、濟南西5個站點。

  據瞭解,2016年7月,國家《鐵路中長期規劃》發佈,鄭濟高鐵獲批,當年10月29日鄭州至濮陽段開工建設,鄭濟高鐵河南段的建設速度出人意料。據央視新聞12月16日消息,首批長鋼軌已陸續運抵河南段,鄭濟高鐵河南段(鄭州至濮陽段)預計將於明年年底前建成通車,屆時鄭州到濮陽預計半個小時左右即可到達。

  不過,也有市民表示,鄭濟高鐵在河南境內的“難點”並非鄭州到濮陽段,而在於濮陽至省界段,這段路程開通才意味着河南省內工程的全面完工。對此,記者也採訪了相關負責人。

  “濮陽到省界段目前國鐵集團正在進行二次施工圖審核,尚未到達施工階段。”負責承建鄭濟高鐵河南段的河南城際鐵路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陶磊透露,這一段的通車時間尚不能確定,不過各項工作正在積極推進。

  鄭濟高鐵河南段建成通車“指日可待”,山東段的進展也得到了更多人的關注。記者注意到,據山東衞視此前報道,鄭濟高鐵山東段於2020年6月18日正式開建,預計2023年建成通車。

  據山東商報最新消息,2020年11月17日,鄭濟高鐵山東段首段箱梁順利架設,預計2023年年底可通車。鄭濟高鐵全線開通後,可將鄭州到濟南的距離縮短到1.5小時,鄭州到青島的距離縮短到3小時以內。

  鄭濟高鐵開通後將打通豫東北通道

  終結濮陽不通高鐵的歷史

  作為河南唯一一個至今未通高鐵的地級市,濮陽出行主要以高速公路為主。據在鄭州漂了10年的鄭建軍描述,因為不通鐵路,濮陽人出行比別人經歷了更多的“坎坷”和“心酸”。

  他舉例説,一到節假日,和家在外地的同學、同事一樣的出發時間,人家坐着火車、高鐵準點發車,準時到家,而他們往往下午在車站買了票,到晚上才能擠上回家的大巴車。

  “新鄉、滑縣浚縣、內黃等沿線城市都會受益,不過濮陽肯定最迫切。”濮陽的張先生因為生意上的往來需要頻繁出差。他説,濮陽人要想乘坐高鐵,需先繞到鶴壁去,就算開車也要一個小時的時間,既費時又費力。

  張先生稱,自己折騰尚能接受,其他省份的生意夥伴來談合作,也只能坐高鐵到鶴壁東站,再由他接回濮陽,他就因此問題曾多次被合作伙伴“吐槽”。

  “鄭濟高鐵開通,不光省內乘車快了,省外也方便,從鄭州往東北方向節省不少時間。”河南毗鄰山東,平時出行往濟南方向比較多的鄭州的周女士注意到,從鄭州到濟南直線距離不過370多公里,但是目前通行的高鐵卻要繞行到江蘇徐州,最快也要3個多小時。

  鄭濟高鐵不僅可以解決這些問題,為需要去豫東北方向的旅客節省不少時間和金錢,還會“以線帶網”,將一大片城市聯繫在一起。

  高鐵不僅會加快城市之間人才、產業等因素的流動,也會為城市發展“高鐵經濟”打下基礎。那麼,鄭濟高鐵開通之後,將會為濮陽以及沿線城市帶來哪些影響?

  “濮陽本身的工業基礎很好,一旦進入高鐵時代,會對當地的經濟有很大的拉動作用。”説到鄭濟高鐵開通後對濮陽的影響,河南省政府參事張佔倉對於濮陽未來的發展信心十足。

  在張佔倉看來,濮陽是個化工城市,工業基礎很好,尤其是石油、天然氣等化工產業,無論是發展動力還是發展活力都不錯,後勁很大;再加上因為城市建設得比較晚,其城市規劃和生態環境都不錯,但是之前在交通幹線的配置中有點吃虧。因為沒有鐵路,使得推動經濟發展的高端要素流動非常不便,不過,鄭濟高鐵將成為破解此發展瓶頸的“金鑰匙”。

  張佔倉解釋説,高鐵帶來的最大一個利好,就是人才流動比較快,人才因素尤其是高端人才的流動會對經濟發展產生很大的推動作用。如果從普通百姓的角度來看,高鐵使得朋友、熟人之間各種聯繫更為方便和密切。這種聯繫本身就是信息交換,會帶來經濟要素的交換,而經濟要素在交換過程中會尋求最佳的配置方式,聯繫的便利性也會導致資源配置效率更高,對經濟發展會起到無形的促進作用。

  鄭州從中國“鐵路心臟”上升為“高鐵心臟”

  助力中部崛起

  回望“十三五”,河南在米字形高速鐵路網建設上奮力拼搏,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的突破。2019年12月,打通西南的“下撇”鄭萬高鐵,“捺”指東南的鄭合高鐵,以及連接商丘、合肥、杭州的商合杭高鐵同日開通運營;2020年12月,“點”通西北的鄭太高鐵全線貫通,一個用鐵軌畫出的“米”字正清晰浮現在廣袤的中原大地上。

  “鄭濟高鐵開通之後,鄭州將會成為全國最早完成米字形高鐵建設的城市,也會從過去的‘中國鐵路心臟’,變成名副其實的‘中國高鐵心臟’。”張佔倉表示,全國構建米字形高鐵的城市很多,但是從目前的進度來看,鄭州無疑是最快的,河南“米”字形高鐵網全面建成之後,其在全國鐵路網中的地位將會進一步提升。

  河南省發展改革委一級巡視員黃亞軍也曾在鄭太高鐵開通時提到,河南“米”字形高鐵網全面建成後,將有效形成輻射全省省轄市的1小時經濟圈,高效連接周邊省會城市的2小時經濟圈,以及通達全國主要大中城市的8小時經濟圈。

  同時,也將深度融入國家“八橫八縱”高鐵主通道,與國家快速鐵路網有機銜接,形成京津冀地區經鄭州至港澳,長三角地區經鄭州至西北邊界口岸,環渤海地區經鄭州至西南地區乃至孟加拉灣、東南亞各國,東南沿海地區經鄭州至西北內陸地區的快速運輸通道,為國家實施“一帶一路”戰略,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提供重要支撐。

  得益於鄭州四通八達的高鐵網,張佔倉預計河南將會在全國下一輪的發展尤其在中部崛起中,成為最活躍的區塊之一。